千千小說網 > 帝火丹王 > 839.第839章 陰闕之氣

839.第839章 陰闕之氣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帝火丹王最新章節!

    當時整個家族包括他的父親云山幾乎都對他失望透頂,認為他不能從失敗之中走出來,但心地善良的云鴿卻沒有,雖然云飛揚從來不給她好臉色,但云鴿仍舊堅持每日去開導他,有時候一些關于煉丹上的問題也會拿來與他討論。

    久而久之,他倒是將大敗給宋立之事看得越來越淡,反而將此事當做自己的一次涅槃。

    從那之后這位號稱云家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真如涅槃重生,將宋立當做自己追趕的目標,專心于煉丹之術,不理其它,靜下心來了云飛揚,天賦盡顯,短短兩年多,也是摸到圣丹宗師的門檻,可以說光是在煉丹天賦上他是不弱于宋立的。

    云鴿見到他的轉變,想與云橫天商量將云家家主繼承人的身份還給云飛揚,但是卻被云飛揚拒絕,云飛揚的理由是自己性格上的缺陷根本沒辦法讓他帶領好云家,反而云鴿更適合當這個家主。

    盡管對宋立的恩怨已經看淡,但在心中他一直以宋立為目標,此時見到宋立,也是不免有些不自然,竟然想要躬身釋禮。

    宋立趕忙“噓”的一聲,將手指放在唇邊,意思再明顯不過。

    云妮與云飛揚都是極其聰敏之人,自然明白宋立何意,云飛揚將“太子殿下”四個字憋了回去,至少稍稍欠了下身形。

    “你們叫我宋巖便可……”

    宋立微笑道,在玉虛尊者洞府之中,宋立曾用過趙巖作為化名,但這個化名如今宗門皆知,所以便是改為宋巖。

    “飛揚,你也不要同我客氣,這兩年你的轉變我已經聽說,遇到挫折亦不墮云家名頭,當真難得,我們還是一家人,還是以表兄弟相論便可……”

    宋立這樣的表態倒是讓云飛揚一愣,宋立如今貴為太子,身份地位豈是一個小小的煉丹世家子弟可比,心道他還是低估了宋立的心胸,聽罷也不客氣,面色淡然道:“好……”

    對于三人能出現在此地,宋立也是不免有些驚訝,云家與其它煉丹世家不同,屬于半隱世家族,很少露面,本來像這種賑災之事,按照云家隱匿于世的規矩,也不該參與其中,但是一心想當個醫師的云鴿,怎么可能放過這次機會,向云橫天請求前來賑災,而云飛揚和云妮亦是表示強烈的支持。

    “呃……宋巖哥哥,你怎么會來這里,這里……”

    云鴿覺得宋立貴為太子,實在不應該犯險來到瘟疫橫行之地。

    “小丫頭,你忘了堂兄我也是一名煉丹師了,這種事情當然要來,況且……”

    “這次瘟疫看起來頗不尋!

    待宋立還未說完,云飛揚便是補充說道。

    云飛揚的話讓宋立眼前一亮,也不點了點頭,旋即示意云飛揚可以繼續說下去,心中也是暗嘆,幾年前還是如他名字一般飛揚跋扈的世家弟子,如今卻變得這般沉穩,眼光也是獨到。

    “這空氣中彌漫的尸體的腐臭卻也沒什么,畢竟已經有五萬多人因為這場瘟疫而死,可是我總是覺得這一股腐臭的之中還存在著一股奇怪的味道,卻是很難感知出來那到底是什么!

    云飛揚這邊說著,宋立卻是不住的點頭,煉丹師精神力高于旁人,所以身體五覺異常的敏銳,尤其是嗅覺,因為煉丹之時需要嗅覺辨識丹藥的成性,所以煉丹師的無覺之中嗅覺為其首要。

    “飛揚所說不錯,這腐臭之中還存在著其它的味道,如果我所料不差,應該是陰闕之氣的味道……”

    宋立的話雖然聲音極小,但如同驚雷,落入云飛揚的耳中,眉頭緊緊皺起,仔細的思慮了一番,才是點了點頭。

    “什么是陰闕之氣……”云鴿如今也是煉丹宗師,卻不知曉宋立所說的究竟是什么,不免好奇的問道,

    “陰闕之氣,具體來源不詳,曾經在星云大陸上出現過兩次,準確來說倒是應該叫做闕陰之氣,因為這種氣息一旦進入人體,會吸食人之七魄,隨之變成呆傻!

    沉吟少許,宋立又繼續說道:“沒有經過修煉的普通人,人身由三魂七魄組成,其中三魂主陽,七魄主陰,所以說著這種毒氣被人稱作陰闕之氣!

    “哎呀,那我們會不會中了陰闕之氣啊”

    一身紅衣的云妮聽完宋立所說之后,陷入思慮之中,然后才是大驚問道。

    宋立搖了搖頭道:“小妮子,別怕,身體只要修煉過,真氣入體之后,三魂七魄便是合成一處,幻化成氣團,存于體內,這是第一次轉變,如果能夠修煉到元嬰期,這氣團又會幻化成元嬰小人,所以說這陰闕之氣對修煉者沒用,更何況如今空氣中散落的陰闕之氣極為稀少,不足以讓人失魄……”

    云妮,下嘴唇往起翹了翹,哦了一聲,又道:“誰是小妮子,要真論起來我還要比你大呢!

    宋立對此表示不置可否,不做爭論。

    云飛揚不住的點頭,心下亦是慨嘆,雖然這兩年自己一心的投入道丹藥修煉一途,也是晉級道圣丹宗師級別,同齡人之中可謂翹楚,但與宋立這個自己的堂兄弟比起來,相差還是太遠,自己雖然也能感覺到氣息中的異常,卻無法像宋立那般,準確的說出來由,想來之在家族的庇護之下,確實如毫無見識的井底之蛙。

    “不過如今這場瘟疫卻應該不是陰闕之氣所致,剛剛路上之時,我見過幾具尸體,全身發紅,脖頸處有腫脹的跡象,皮膚上有淤血,聽說從發病到死亡只有兩三天,看來可能是血疫……”

    宋立心中清楚,血疫反正可以理解為自然傳播的瘟疫,但是如果這里邊還有著陰闕之氣的跡象,就不是那么簡單了,不過眼下散發避免感染血疫的丹藥,控制住疫情才是最重要的。

    “大少爺,剛剛就是他,不但決絕交納入城費,還出手打我……”

    這個時候剛剛的守城軍士,帶了七個人走向宋立幾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與宋立年紀差不多,面容清秀,手執一把紙扇,一副紈绔派頭的男子。

    這種情況是龐大最喜歡的,想來自從宋立當上太子都好久沒有紈绔主動湊到他的面前,讓宋立打臉了,沒想到今天可能會遇到一個。

    宋立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真氣祭出稍作一掃,倒是有些驚訝,這七個人實力倒是不錯,三個金丹期,四個辟谷期,但在宋立面前如同蒼蠅一般,蒼蠅不咬人但是膈應人。

    “那個,胖子,你上去招呼一下吧……”

    這種蒼蠅擾人的瑣碎事,宋立自然不會親自動手,一向交給龐大,龐大如今在圣獅帝國也算是實權人物,此次暗中賑災,調查瘟疫之事,也是隱姓埋名,被宋立稱作胖子。

    那個領頭男子聽宋立言語之中根本沒將他們幾人當回事,心中很不爽,啪嗒,將手中的扇子合起,指著宋立。

    “你是何人,在湖川也敢這么囂張……”

    云家三人在一旁不做言語,也只能無奈的要了搖頭,心中有一句話也想對這個男子說,這是圣獅帝國也敢這么囂張。

    “沒文化真可怕,我告訴你囂張是不分地點的,只論實力……”

    龐大用著從宋立那學來的古怪言語,指著那人嬉笑道。

    “這句話說得好,囂張要論實力,告訴你們我是勇毅伯常青的大公子常用,你說我實力夠不夠在這湖川府上囂張……”

    常在也是不甘示弱,繼續跟龐大打著機鋒。

    “呃,囂張要論實力,告訴你們,我是圣獅帝國,呃……這位是圣獅帝國煉丹師公會的大煉丹師,你說我們波不夠資格在圣獅帝國境內囂張……”

    龐大好不容易能狐假虎威一次,倒是有幾分樂此不疲的意味,不過宋立聽的實在頭疼,他還要馬上煉制控制血疫的丹藥,不能讓龐大和常青繼續扯下去。

    “廢什么話,上去揍他……”

    宋立冷聲朝著龐大說道,語氣中對于常青十分的不屑。如今整個湖川府瘟疫肆虐,他勇毅伯府常家不幫著控制疫情也就罷了,常青還仗著自己有著修為,不懼瘟疫,強行向進入城中的煉丹師收錢,這更加讓宋立惱怒,若不是眼下控制疫情為重,宋立早就殺上勇毅伯府,直接罷黜他的爵位,而且現在看來,湖川府總督梁經綸沒有及時向朝廷報告瘟疫之事,可能跟也與這個勇毅伯有關。

    宋立發話,龐大也不敢拖沓,猛蹬出兩步,一副肥胖的身軀好似一瞬間變作匹靈動的豹子。

    龐大乃是金丹巔峰的實力,而且修煉的功法是宋立從玉虛尊者洞府之中得到的上乘功法,對付這幾個人幾乎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一步躥出,來到常青面前,掄起胳膊就是一巴掌,如此往復十數次,常青身邊的軍士才是反應過來,足可見龐大的速度之快。

    待其它六人一哄而上,龐大后退一步,開始輾轉于人群之中,靈動異常。

    不得不說,龐大有一身很好的滅蠅功夫,很快就將幾只聒噪的蒼蠅打翻在地。

    “行了,你們可以走了,沒事別騷擾我們……”

    此時,城門之處圍觀了許多人,大多都是這幾日并守門軍士擋在城外的煉丹師,煉丹師大多高傲,自然不會真的付錢進城,但也不愿就此離去,只能呆在城門外,如今罪魁禍首被龐大一頓收拾,心中也是解氣,居然有人開始鼓掌起來。

    “打的好……”

    “大災之際,趁機賺黑心錢,該打……”

    龐大聽后更是得意,還拱手向這些人釋禮,那樣子像極了一個打抱不平的勇士。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