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帝火丹王 > 第3688章 鬼氣再現

第3688章 鬼氣再現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帝火丹王最新章節!

    白沖道:“那是千年以前的人物,那時候擁有絕對強大實力的此人,為了突破咱們靈臺大陸的極限,便尋找到一種十分特殊的修煉方法,繼而性情大變,并且自稱荒神。他的那種修煉方法,需要祭煉人血,鑄就強大肉身,以及無限的生命……后來因為他打死的屠殺普通人,成為了大陸上的公敵,便被圍剿!

    白沖停頓了一下,思慮回想著什么,想了一會后,便繼續道:“那家伙是靈臺大陸上的第一強者,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即便數名強者共同出手圍剿,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將其制服!

    上官明道:“既然如此邪惡之輩,為何不將其斬殺,以絕后患!

    王東搖頭道:“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估計是因為這家伙實力太過強大,無法殺死,所以只是將他囚禁在地下,并沒有將其斬殺吧!

    宋立嘴角微微翹起,顯然這個理由是根本不可能成立的。

    白沖接著道:“有關于當初為何沒有將其直接殺死,而是留他一條性命關在天涯山的地下,典籍當中并沒有任何的記載,所以我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

    宋立淡淡的笑道:“其實答案很簡單,估計你們自己也能夠猜測到吧。如果沒有猜錯,當年將這位荒神囚禁住的幾位強者多半是想要得到荒神身上的強大的修煉之法,所以才只是將其囚禁,并沒有將其斬殺!

    白沖和王東臉色微微一變,“這……”

    他們倆雖然不想承認,可是這種可能性應該是極大的,也是最能夠說得通的。

    只不過,如果這樣的話,那當初他們荒神監的建立,其實就是那幾名強者為了看管荒神,取得那強大修煉之法而形成的門派,聽起來充滿了利益的驅使,不太好聽,所以他們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好了,這些只是那過去的事情了,我現在倒是擔心,如果這家伙沒有死,并且最近關押他的地方有所異動的話,一旦這家伙出來,那豈不是對整個大陸都有著極大的傷害!鄙瞎倜鞯。

    上官明畢竟還年輕,盡管說他現在已經是一宗之主了,可他畢竟還算年輕,還有著天真的一面,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整個靈臺大陸的強者,以及靈臺大陸的安全。

    “上官宗主所言不錯,現在最為關鍵是要搞清楚那里究竟發生了什么!卑讻_道。

    王東嘆道:“荒神冢乃是我們荒神監的禁地,只有歷任宗主可以進去,也只有歷任宗主,知曉荒神冢的內情……里面關押的荒神到底是生是死,荒神冢內究竟是什么樣的情形,也只有歷任宗主才知道……可是……”

    上官明道:“葛總監在什么地方,如何通知到他,你們也沒有任何辦法么?”

    白沖道:“我們自然有與總監聯系的辦法,只是……可能最近總監云游到秘處,隔離了氣息,所以聯系不到他!

    實際上,無論是白沖還是王東,亦或者是荒神監的其他知道聯系不上葛路的長老,都想過葛路可能發生了意外,只不過他們不敢相信實際情況回事這樣,畢竟,葛路已經是神魄境強者,而且已經達到了神魄境小圓滿,這樣的實力,在整個大陸上都是難逢敵手的,又怎么會輕易死掉。

    “那進入荒神冢的辦法你們也應該知道吧!鄙瞎倜鞯,“進去探查一番不就知道里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白沖道:“如果能夠輕松的進入到荒神冢的內部,那我們早就進去探查了,現在為難的是荒神冢中出現了十分詭異的氣息,而我們進去探查的數批弟子和長老,都已經被那一股氣息所侵蝕,好在我們有紫水玉,這才使得他們留有一條性命!

    宋立現在才恍然大悟,說道:“所以,這個時候你們無法與我交換紫水玉!

    王東微微頷首道:“不錯,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宋立輕輕的點頭,不再多說什么,他倒是也理解。

    要知道,荒神監當初的建立就是看護荒神,現在荒神冢有異動,他們當然十分的緊張。且不說當初荒神監的建立是在什么樣的基礎上,至少守衛住荒神冢,不讓荒神從荒神冢出來,那是他們的責任。

    現在荒神冢有異動,他們極其需要紫水玉效用的情況下,無論如何這個時候他們是不可能將荒神冢交換給宋立的。

    再者說了,紫水玉畢竟是整個荒神監中最為重要的法寶,即便正常情況下,想要將紫水玉拿出來,與其他人做交易,即便明顯是占便宜的,他們身為長老也無法獨自做出決定。

    這種事情,只有荒神監的總監能夠做決定,可惜的是,葛路早已經死在了宋立的手中,現在整個荒神監沒有任何能夠做決定的人。

    現在整個荒神監當中,能夠做主的便是王東和白沖。

    對于白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他和王東兩個人,將眼下晃神劍中的危難度過去,至于他們的宗主,現在身在何處,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了。

    每個人都是有私心的,白沖也同樣如此。他十分的清楚,這是荒神監所面臨的危難,極有可能是他的一次機會。

    要知道:““現在荒神監中,他們的宗主是不在的,而且極有可能已經死亡,至少已經失蹤了。那么,日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宗主的位置是空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整個荒神監中做主的人,就只有他。

    如果他能夠成功的帶領種類的弟子們,安全的度過此次劫難,他的威望,一定會更上一層樓,到了那時候,如果宗主真的死了,那他便有極大的可能,成為新一任的宗主。

    當然,凡事都有利有弊,如果他在這段時間中表現得太過積極,而且他們的宗主并沒有死去,也沒有失蹤。

    過一段時間,宗主回來,知道他這段時間的積極表現,未必會對他有所贊賞,甚至有可能對他產生戒心。

    該如何去做選擇?全靠白沖自己!

    宋立思慮了少許,看向了白沖,又看向王東,喃喃開口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也許我能幫上忙!

    白沖和王東對視了一眼,然后兩人一起看向了宋立臉上都帶著驚喜之色。

    白沖興奮說道:“你有辦法嗎?“

    宋立并沒有著急答應,而是問道:“你所說的奇異的氣息,究竟是什么?是否能跟我詳細描述一下?“

    白沖想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王東,然后說道:“這樣吧,你們跟我來!

    宋立跟著上官明兩個人一起,跟在了白沖和王東的身后,白沖和王東將兩人帶到了天涯山的另一側,也就是主殿的南邊,宋立則是聞到了淡淡的藥香。

    宋立面色沉靜,他越加的懷疑,這次荒神的復活,跟之前魅虹的復活,可能有著莫大的關聯,不過現在都只是他的猜測,在沒有確定之前,他是不會將自己的猜測說出去的,如何證明自己的猜測是真是假,宋立覺得,如果荒神冢那些彌漫的詭異的氣息是鬼氣的話,那么,此次事件,便極有可能與魅虹復活的事件有所關聯。

    當然宋立并不覺得人類這邊可能誰與魅魔一族有所勾結,因為雙方有著巨大的鴻溝和屏障,根本無法逾越,自然的條件基本杜絕了雙方有任何勾結的可能。

    宋立猜測如果兩件事真的有這么大的關聯,那么最有可能的便是之前發生在古戰場魅虹復活的時候所調集的那些磅礴的鬼氣,影響到了天涯山周圍。

    也正是因為如此,宋立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天涯山地下彌漫著的那些詭異的氣息,究竟是什么?

    白沖和王東帶著宋立兩個人來到的地方,便是荒神劍的藥劑房。

    宋立的鼻子嗅了嗅,然后張望了一下四周,然后輕聲的說道:“白長老和王長老,是想讓我們看一看那些受詭異氣息侵蝕的傷員吧!

    白沖微微頷首,他的臉色有些凝重,不過還是夸贊道:“送小兄弟果然聰慧,不錯,此地就是,我們荒神監的藥劑房!

    白沖身旁的王東,說道:“我們的藥劑房共有四座,占地也是極大,不過現在都已經住滿了軍事那些,受到詭異氣息侵蝕的弟子們,甚至還有三名長老,也受到了那詭異氣息的侵蝕,這一次,我們黃神劍的損失可謂極為慘重。也正是因為如此,迎接從古戰場中出來的功勛弟子,我們都來不及做了,只能匆匆趕回!

    上官明,眉頭緊皺著,天真的他一直都覺得,三大宗門是同氣連枝的,所以知道荒神監這么多弟子都受傷了,而且還是詭異的傷勢,他的心情也挺沉重的。他想了一下,問道:“我們有什么能幫忙的?“

    上官明口中的我們,自然指的不是他和宋立,而是說的他以及傲云谷。

    白沖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不弄清楚,那些氣息到底是什么?進去多少人都沒有用,所以現在不是人數的問題,暫時還不需要貴宗出手!

    然后白沖和王東對視了一眼,帶著宋立和上官明進入了其中一座藥劑房內。

    剛剛進入藥劑房,一股濃郁的詭異氣息撲面而來,這些信息都是躺在床上的那些弟子們身上所沾染的,竟然也如此磅礴,可見這些弟子之前所前往的地方,這種氣息是多么的濃郁。
多乐彩票官网